梅花除了可欣賞,原來(lái)還可入藥?

時(shí)間:2022-04-13 19:35:37     來(lái)源:原創(chuàng )     作者:醫藥三方倉儲     點(diǎn)擊: 35676 次
《寒夜》【宋】杜耒 寒夜客來(lái)茶當酒,竹爐湯沸火初紅。尋常一樣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 《寒夜》
《寒夜》【宋】杜耒

 
寒夜客來(lái)茶當酒,竹爐湯沸火初紅。
尋常一樣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

 
      《寒夜》是南宋詩(shī)人杜耒(lěi創(chuàng )作的一首七言絕句。這是一首清新淡雅而又韻味無(wú)窮的友情詩(shī)。詩(shī)的前兩句寫(xiě)客人寒夜來(lái)訪(fǎng),主人點(diǎn)火燒茶,招待客人;后兩句又寫(xiě)到窗外剛剛綻放的梅花,使得今晚的窗前月別有一番韻味,顯得和平常不一樣。整首詩(shī)語(yǔ)言清新、自然,無(wú)雕琢之筆,表現的意境清新、雋永,讓人回味無(wú)窮。

      這首詩(shī)因為被《千家詩(shī)》選入,所以流傳很廣,幾乎稍讀過(guò)些古詩(shī)的人都能背誦,“寒夜客來(lái)茶當酒”,幾被當作口頭話(huà)來(lái)運用。常在口頭的話(huà),說(shuō)的時(shí)候往往用不著(zhù)思考,脫口而出,可是細細品味,總是有多層轉折,“寒夜客來(lái)茶當酒”一句,就可以讓人產(chǎn)生很多聯(lián)想。首先,客人來(lái)了,主人不去備酒,這客人必是熟客,是?,可以“倚杖無(wú)時(shí)夜敲門(mén)”,主人不必專(zhuān)門(mén)備酒,也不必因為沒(méi)有酒而覺(jué)得怠慢客人。其次,在寒冷的夜晚,有興趣出門(mén)訪(fǎng)客的,一定不是俗人,他與主人定有共同的語(yǔ)言,共同的雅興,情誼很深,所以能與主人寒夜煮茗,圍爐清談,不在乎有酒沒(méi)酒。
 
      前兩句,詩(shī)人與客人夜間在火爐前,火爐炭火剛紅,壺中熱水滾滾,主客以茶代酒,一起喝著(zhù)芳香的濃茶,向火深談;而屋外是寒氣逼人,屋內是溫暖如春,詩(shī)人的心情也與屋外的境地迥別。三、四句便換個(gè)角度,以寫(xiě)景融入說(shuō)理。夜深了,明月照在窗前,窗外透進(jìn)了陣陣寒梅的清香。這兩句寫(xiě)主客在窗前交談得很投機,卻有意無(wú)意地牽入梅花,于是心里覺(jué)得這見(jiàn)慣了的月色也較平常不一樣了。詩(shī)人寫(xiě)梅,固然有贊嘆梅花高潔的意思在內,更多的是在暗贊來(lái)客。尋常一樣窗前月,來(lái)了志同道合的朋友,在月光下啜茗清談,這氣氛可就與平常大不一樣了。
 
      此詩(shī)看似隨筆揮灑,但很形象地反映了詩(shī)人喜悅的心情,耐人尋味。
 

【一】梅花

梅(學(xué)名:Armeniaca mume Sieb.):小喬木,稀灌木,高4-10米;樹(shù)皮淺灰色或帶綠色,平滑;小枝綠色,光滑無(wú)毛。葉片卵形或橢圓形,葉邊常具小銳鋸齒,灰綠色;▎紊蛴袝r(shí)2朵同生于1芽?jì),直?-2.5厘米,香味濃,先于葉開(kāi)放;花萼通常紅褐色,但有些品種的花萼為綠色或綠紫色;花瓣倒卵形,白色至粉紅色。果實(shí)近球形,直徑2-3厘米,黃色或綠白色,被柔毛,味酸;果肉與核粘貼;核橢圓形,兩側微扁;ㄆ诙杭,果期5-6月。2n=16,24。

 
梅原產(chǎn)中國南方,已有三千多年的栽培歷史,無(wú)論作觀(guān)賞或果樹(shù)均有許多品種。許多類(lèi)型不但露地栽培供觀(guān)賞,還可以栽為盆花,制作梅樁。鮮花可提取香精,花、葉、根和種仁均可入藥。果實(shí)可食、鹽漬或干制,或熏制成烏梅人藥,有止咳、止瀉、生津、止渴之效。梅又能抗根線(xiàn)蟲(chóng)危害,可作核果類(lèi)果樹(shù)的砧木。
 
梅花是中國十大名花之首,與蘭花、竹子、菊花一起列為四君子,與松、竹并稱(chēng)為“歲寒三友”。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梅以它的高潔、堅強、謙虛的品格,給人以立志奮發(fā)的激勵。在嚴寒中,梅開(kāi)百花之先,獨天下而春。

【二】醫藥


 花蕾(梅花):微酸、澀,平。開(kāi)郁和中,化痰,解毒。用于郁悶心煩,肝胃氣痛,梅核氣,瘰疬瘡毒。果實(shí)(烏梅):酸、澀,平。斂肺,澀腸,生津,安蛔。用于肺虛久咳,虛熱消渴,蛔厥嘔吐腹痛,膽道蛔蟲(chóng)癥。
 
【蒙藥】哈日一桂勒斯:果實(shí)用于肺虛久咳,口干煩渴,膽道蛔蟲(chóng),膽囊炎,慢性腹瀉,痢疾,崩漏《蒙藥》。
 
【彝藥】莖葉用于熱毒內陷,濕重氣滯,胸熱脹滿(mǎn),久熱不退,腸癰痢疾,滑胎漏胎《哀牢》。果實(shí)治肺虛久咳,口干煩渴,膽道蛔蟲(chóng),膽囊炎,細菌性痢疾,慢性腹瀉,月經(jīng)過(guò)多,癌瘤,牛皮癬《大理資志》。
 
【傣藥】埋罵風(fēng):用于清暑,除煩,降火《傣醫藥》。埋罵風(fēng),嘛風(fēng):果實(shí)用于肺虛久咳,口干煩渴,膽道蛔蟲(chóng),膽囊炎,細菌性痢疾,慢性腹瀉,月經(jīng)過(guò)多,癌瘤,牛皮癬;外用于瘡瘍久不收口,雞眼;樹(shù)皮用于牙痛,咳嗽《滇省志》。
 
【水藥】女鳳:果實(shí)治久泄久痢《水醫藥》。
 
【傈僳藥】十九:果實(shí)治咳嗽,痢疾,尿血,便血,膽道蛔蟲(chóng)《怒江藥》!景姿帯壳淝В汗委熛涣,腹瀉《滇藥錄》
二維碼
推薦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