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兩票制”政策下,醫藥三方倉儲物流建設蓄勢以待

時(shí)間:2022-04-13 19:34:27     來(lái)源:原創(chuàng )     作者:醫藥三方倉儲     點(diǎn)擊: 27783 次
牛新明近兩年來(lái),四川省、云南省響應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管理局的號召,在轄區內培養出多家醫藥三方物流單位,諸如成都市云集藥業(yè)有限公司、四川國際醫藥健康城獲得四川省藥監局備案;云南省云南昊邦醫藥集團、云南九州通等單位正式成為省級藥監部門(mén)備案的醫藥三方物流服務(wù)企業(yè)。根據全國醫藥三方物流聯(lián)盟的調研和統計,

牛新明

 

近兩年來(lái),四川省、云南省響應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管理局的號召,在轄區內培養出多家醫藥三方物流單位,諸如成都市云集藥業(yè)有限公司、四川國際醫藥健康城獲得四川省藥監局備案;云南省云南昊邦醫藥集團、云南九州通等單位正式成為省級藥監部門(mén)備案的醫藥三方物流服務(wù)企業(yè)。根據全國醫藥三方物流聯(lián)盟的調研和統計,目前我國取得了省級藥監部門(mén)批文的醫藥三方物流企業(yè)還未超過(guò)160家,占我國醫藥流通企業(yè)數量的比例不到2%。數量極其少,與目前“兩票制”下,對三方物流倉儲物流的需求,相差甚遠。

根據商務(wù)部統計,全國全面推行“兩票制”,現有傳統的醫藥生產(chǎn)企業(yè)代理模式、醫藥商業(yè)公司的傳統營(yíng)銷(xiāo)模式、醫療機構的采購模式,在政策的影響下,緊緊靠攏“兩票制”、“4+7帶量采購”新形勢。

一方面是我國能夠為廣大醫藥企業(yè)提供從醫藥生產(chǎn)倉儲到運輸全供應鏈的合規醫藥三方物流企業(yè)數量嚴重不足,另一方面是醫改政策倒逼醫藥三方物流業(yè)務(wù)需求將呈現井噴式增長(cháng)?梢灶A見(jiàn),醫藥三方倉儲物流的服務(wù)價(jià)值將進(jìn)一步提升。

目前,我國已經(jīng)明確出臺了醫藥三方物流或委托配送暫行標準的省份有20個(gè),各省取得醫藥三方物流服務(wù)或為委托配送資質(zhì)的商業(yè)藥企或物流企業(yè)數量不等(總數量不超過(guò)160家),還有近半數的省份以國家主管部門(mén)未出臺醫藥三方物流標準為由,使醫藥三方物流或委托配送業(yè)務(wù)處于既不反對也不支持的曖昧狀態(tài),表現為:以不備案的方式、或者以國家局取消三方醫藥政策的理由來(lái)搪塞或反對企業(yè)提供對外的醫藥三方物流服務(wù)。

 

根據國務(wù)院于2016年初取消從事第三方醫藥物流業(yè)務(wù)審批的精神,各類(lèi)具有醫藥物流服務(wù)能力的企業(yè)只要能夠合規經(jīng)營(yíng),就可以為醫藥工商業(yè)、零售企業(yè)、連鎖企業(yè)、醫療機構等提供按照GSP標準包括從倉儲到運輸的全產(chǎn)業(yè)醫藥倉儲物流服務(wù)。只是取消了審批,讓企業(yè)根據市場(chǎng)調節杠桿,在合規的情況下,自由發(fā)展三方倉儲物流服務(wù),絕不是不管了、不問(wèn)了、不批了之類(lèi)的不負責任態(tài)度,而是讓企業(yè)根據市場(chǎng)靈活發(fā)展而已。

根據法規和國務(wù)院指導的精神,醫藥商業(yè)公司及物流服務(wù)企業(yè)如果具有通過(guò)藥品GSP認證的醫藥倉庫和相關(guān)資質(zhì)的人員、設備、運輸車(chē)輛和溫濕度監控手段,在作業(yè)流程符合GSP及有關(guān)規定的前提下,完全可以自主向各類(lèi)醫藥大健康企業(yè)提供三方倉儲物流服務(wù)。目前唯一的癥結點(diǎn)就在于能夠取得醫藥GSP資質(zhì)的傳統快遞物流庫房太少。雖然開(kāi)展了醫械物流快遞服務(wù)仍處于不合規的邊緣,只要藥監稽查部門(mén)蹲點(diǎn)到物流企業(yè),就可以“發(fā)現線(xiàn)索并處罰”,游走在需求與法規的邊緣。因此,我國目前介入醫藥三方物流業(yè)務(wù)的社會(huì )物流企業(yè)大多數是以控股或全資收購醫藥商業(yè)公司的模式,由其醫藥公司為各類(lèi)工商業(yè)零售藥企提供三方物流服務(wù),算是一條“曲線(xiàn)”道路。

如快遞巨頭順豐旗下公司成都順意豐醫藥有限公司等就是典型代表,該單位是國內較早實(shí)施對外提供醫藥三方物流企業(yè)的典型案例,且業(yè)績(jì)不菲。據悉,順意豐公司還與賽諾菲在成都合作啟動(dòng)賽諾菲中國第三家、西南首家醫藥物流中心項目。京東物流依托龐大的電商倉儲物流體系,依托現有的醫藥商業(yè)公司的倉庫資源,建立“京東大健康云倉”服務(wù)體系,已經(jīng)布局了全國十幾個(gè)省份,業(yè)務(wù)發(fā)展也是突飛猛進(jìn)。河南誠濟醫藥公司承擔中原地區的“云倉”服務(wù),已經(jīng)達到500-600單/日,仍在不斷上升之中,京東金融的引入更顯得大數據、大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給京東帶來(lái)的發(fā)展空間。阿里集團旗下的“菜鳥(niǎo)”也在依托阿里健康的召喚下,發(fā)展三方醫藥倉儲物流,得到了十足的勁頭發(fā)展?梢(jiàn),傳統快遞物流涉足大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物流的市場(chǎng)空間還是很大。

 

傳統醫藥商業(yè)公司在發(fā)展三方倉儲物流的業(yè)務(wù)更是不甘落后,國藥集團、華潤醫藥、九州通集團、上藥集團等大的巨頭商業(yè)公司,利用現有的各個(gè)集團下屬子公司、形成了國字頭的三方醫藥物流集團,得到了眾多醫藥及醫療器械生產(chǎn)企業(yè)的青睞,紛紛入駐該類(lèi)企業(yè),既可以利用國字頭的名號做好商業(yè)推廣、又利用廣泛的倉儲物流體系進(jìn)行分撥,如此企業(yè)集團早早分得了醫藥三方倉儲物流的一杯羹。

另一個(gè)商業(yè)群體,就是地方民營(yíng)醫藥商業(yè)、企業(yè)也利用盤(pán)踞在當地的醫療資源人脈優(yōu)勢,紛紛買(mǎi)地建設現代化的物流園區,以吸引更多廠(chǎng)商的入駐,一改“掛靠經(jīng)營(yíng)”的業(yè)態(tài),形成了地方性的諸侯勢力,也得到眾多醫藥及醫療器械的生產(chǎn)單位的支持,業(yè)務(wù)做得風(fēng)聲水起。諸如河南的民生醫藥集團、山東的大舜冷鏈物流、四川的一正泰德醫藥、安徽華源、山西晉德邦等企業(yè)。在當地的政府眼里不敢小覷,同時(shí)也獲得了當地醫療機構的刮目相看。相比國字頭體制制約企業(yè),該地方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的經(jīng)營(yíng)更加靈活,同樣,發(fā)展勢頭迅猛,一些企業(yè)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2017年醫藥商業(yè)100強,如河南的民生藥業(yè)集團。

眾多大健康生產(chǎn)企業(yè)不甘落后,紛紛組建自己的商業(yè)流通公司,以靈活應對“兩票制”的政策需求。如修正集團的物流體系,已經(jīng)在沈陽(yáng)、南寧、天津、蘇州建立了現代化的物流分撥中心;揚子江、同仁堂、華北制藥、山東新華、四川蜀中、四川科倫等企業(yè)也紛紛在全國各個(gè)省份建立自己的營(yíng)銷(xiāo)倉儲物流服務(wù)體系,借助大型大健康產(chǎn)業(yè)園區,建立各自的倉儲物流營(yíng)銷(xiāo)服務(wù)體系,使得醫藥器械等商業(yè)流通的競爭呈現百花齊放的態(tài)勢。

一邊是醫藥生產(chǎn)企業(yè)的中標產(chǎn)品急需推向醫療機構的前沿,向前、向前、再向前推進(jìn),恨不得就放在醫療機構門(mén)口,一應隨時(shí)召喚,但是苦于GSP政策的監管,只能掛靠在當地的醫藥商業(yè)公司,“走票”、“返利”、“高開(kāi)高返”等現象層出不窮。另一邊是現代化大健康園區的招商及倉儲物流保障不能提供心貼心、門(mén)對門(mén)的專(zhuān)業(yè)服務(wù),就如牛郎織女的觀(guān)望,藥品器械三方醫藥倉儲物流發(fā)展處于混亂的狀態(tài)。

此外,國內各大健康協(xié)會(huì )和相關(guān)機構也在積極推進(jìn)醫藥物流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,比如我國規模最大、成立最早、層次較高的全國藥品三方物流聯(lián)盟,近年來(lái)在國內累計舉辦近30場(chǎng)不同規模的新GSP培訓和有關(guān)三方醫藥物流的內訓會(huì )議、高峰論壇,旨在宣傳國家的相關(guān)政策,并且指導多個(gè)成員單位成功獲得省醫藥三方物流籌建許可及備案批復。

當然,根據藥品三方物流聯(lián)盟調研發(fā)現,我國對外提供醫藥三方物流服務(wù)的企業(yè),真正取得規模效益的主要是四川國際醫藥健康城、云南昊邦醫藥、昆明鑫源堂醫藥等為數不多的幾家,上述三家單位已經(jīng)入駐的各類(lèi)藥企少則二十多家,多則超過(guò)幾百家。歸納其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,發(fā)現沒(méi)有哪一個(gè)企業(yè)僅靠為客戶(hù)提供倉儲或市內配送服務(wù)便能做大規模、做出效益的。也就是說(shuō),發(fā)展三方醫藥倉儲物流短時(shí)間內,并不能盈利,需要形成規模效應、產(chǎn)業(yè)集聚效應才能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。不管是開(kāi)發(fā)大健康地產(chǎn),還是形成強大的偽掛靠的資金流,涉足提供服務(wù)的盈利模式,我們距美國、日本等發(fā)達國家的規模還有很大差距。我們的規模還是小、還是散,需要政策的鼓勵與引導。

 

在“兩票制”大背景下,如果應對得當,區域龍頭企業(yè)的現代醫藥物流中心可以成為整合當地所在省份市場(chǎng)、做大企業(yè)規模的支點(diǎn),對品種分銷(xiāo)、外部資源獲取、三方物流業(yè)務(wù)的拓展都大有好處。而社會(huì )物流企業(yè)的優(yōu)勢在于不同行業(yè)大訂單量的聚合和遍布城鄉終端、干線(xiàn)配送服務(wù)上,但是劣勢在于資金的墊付能力和業(yè)務(wù)模式未必順暢。

全國藥品三方物流聯(lián)盟經(jīng)過(guò)研究,未來(lái)的醫藥器械三方物流業(yè)務(wù)將分成以下幾個(gè)類(lèi)別:

1.取得醫藥三方物流資質(zhì)的中小規模商業(yè)企業(yè):如果自身倉儲規模較大,則可以利用富余的倉儲能力吸引項目地及周邊大量的中小企業(yè)、個(gè)人入駐。尤其是在“兩票制”的背景下,這一塊存量業(yè)務(wù)的蛋糕是“先到先得”,能夠幫助企業(yè)快速做大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。

2.取得醫藥三方物流資質(zhì)的各地龍頭商業(yè)企業(yè),由于有資金優(yōu)勢和品種的渠道優(yōu)勢,應該將業(yè)務(wù)的重點(diǎn)放在吸引異地工業(yè)藥企上;商業(yè)藥企可以客戶(hù)搭建現代物流平臺、SPD(院內供應鏈延伸系統),為其提供全省的倉儲和省內城市間干線(xiàn)運輸服務(wù),為醫療機構提供快捷的臨床醫藥器械物流服務(wù)。如果社會(huì )資源豐富,還可以聯(lián)合當地機構開(kāi)展倉單質(zhì)押、訂單保理等業(yè)務(wù)。醫藥供應鏈金融也在悄悄的推進(jìn)當中,已經(jīng)取得初步成效。

3.對于社會(huì )物流企業(yè),重點(diǎn)是利用自身的物流訂單處理能力優(yōu)勢,為醫藥、食品、保健品等大健康企業(yè)提供合規的倉儲和運輸服務(wù)(醫療機構配送或冷鏈產(chǎn)品配送效益高)。如果倉儲面積不大,則在提供終端運輸服務(wù)的同時(shí),重點(diǎn)做好代收貨款服務(wù)(也可以提供運輸訂單的保理服務(wù));如果倉儲面積或園區土地面積充裕,可以吸引各地工商業(yè)藥企共建庫房并且為其提供庫內主要設備的融資租賃服務(wù)。

總的說(shuō)來(lái),筆者認為在“兩票制”的倒逼下,將會(huì )有越來(lái)越多的省份正式放開(kāi)醫藥三方物流業(yè)務(wù),而近年很可能是醫藥三方物流業(yè)務(wù)在全國范圍內徹底放開(kāi)和百花齊放,發(fā)展的新紀年。

二維碼
推薦內容